首页 男生 修真小说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二章 选择

  “邵品诚,你告诉我,你的力量究竟源自何处?”

  静静的听完了邵品诚的废话,沈钰轻轻叹了口气,环境总是能在悄无声息间改变一个人。

  一个原本想着行侠仗义的少年,最后却沦为了霍乱天下的源头之一,只能说是时也命也。

  时势能造英雄,也能将一个个英雄推入陷入深渊,让他们变成无恶不作的恶人。

  不知他人苦,又怎么去指责他。若是换作沈钰自己沦落到那步田地,他也不敢打包票说自己一定能恪守本心。

  打嘴炮当然怎么都行,但真正遇到了能够坚守的能有几人,出淤泥而不染的又有几个?

  沈钰对自己的评价从来都很中肯,他只是个普通人,哪怕获得了这么强的力量也依旧是普通人。

  他会生气,有脾气,也并不是心如止水,古井无波的。

  “沈钰,沈大人,你想知道究竟源头在哪,可是我不会说的!”

  抬起头,邵品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似乎为了终于有一方面能够拿捏住沈钰而得意。

  眼前的这个人好运到让人嫉妒,让人眼红。他想要知道源头在哪,可自己就偏偏不告诉他。

  生气也好,懊恼也罢,与自己何干!

  “邵品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难道连最后的善心都不肯有么?”

  “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说的!我早就坠入黑暗中了,善心?哈哈,真是可笑啊!”

  “当年的我确实有,可现在早就没有了,不知道被丢在哪个角落里了!”

  “可能当年就被我师父吸没了,也可能是丢在了我当乞丐时数九寒冬中四处漏风的破庙里!”

  “也许是丢在了当流民时四处流浪,跪在那些富人面前拼命磕头乞讨只换来了一顿毒打的时候。”

  “谁知道呢?”

  “沈钰,我既然死定了,为何不让更多的人陪葬。这世间这么多痛苦,早让那些普通贱民们解脱不好么!”

  感受着生命在快速流逝,邵品诚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现在就好像是个筛子,四处漏风。

  仅有的生命力和功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这种静静等死的感觉真让人不爽。

  明知必死,他心中最后所想的不是什么浪子回头,而是疯狂和发泄。

  凭什么这些痛苦要让他一个人忍受,凭什么是自己遇到的这些!

  “邵品诚,你!”原以为这货回忆了自己的过去会有些感慨,知道什么叫做浪子回头。

  合着你跟我这叨逼叨这么久,啥良心也没有唤起来,白瞎了我听你这么久。

  “沈大人很生气?哈哈!”沈钰越是在意,邵品诚似乎就越是得意。

  “我们这些普通人的苦,沈钰你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明白的。”

  “你们只会在顺风顺水中成长,成为让人敬仰的大侠,而后站在道德的高点指责别人。”

  “殊不知别人经历过什么,有过怎样的痛苦和过去。我们从来不愿意坠入黑暗,但是我们没得选。我们不黑,就得死!”

  “既然要黑,那就一条路走到最后,起码能有更多的人可以来陪葬,我们死的不亏!”

  “你还真是冥顽不灵!”生命力涌入他的体内,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邵品诚,这口气被沈钰强行吊了起来。

  只是这筛子一般的身体,漏洞越来越大,根本撑不了多久。

  他得想办法找到这个源头,并掐断它。他手里现在可是有天地锁,实在不行,以天地锁直接将那里锁起来,不让这些负面能量外流。

  天地锁收回自己体内,封锁自己周身,以令自己不受任何侵袭。

  刚刚天地锁锁住了邵品诚,却没想到还是差点中了招,足以证明这股负面能量的难缠。

  明明能够源源不断的从邵品诚体内吸纳力量为自己所用,这证明这股负面能量已经完全于他融合在了一起。

  可结果天地锁却锁了一个空,不是天地锁失效了,而是这股精神力量根本没有依附在邵品诚的身上。

  所以天地锁锁住的只有邵品诚,却并没有锁住这股异样的负面能量。

  需要的时侯就悄悄与他融合,吸髓敲骨般的吸纳邵品诚的本源。

  不需要的时候,就与邵品诚分开,绝不依附在他身上。这样一来,就算有危险了也是邵品诚自己一个人担着。

  哪怕是邵品诚让人打死了,也绝对伤不到它分毫,可以从容的选择其他人继续侵袭,继续诱骗。

  似乎这股负面能量不仅极为恐怖,而且相当有灵智,懂得趋利避害。

  这不绝不是一般的能量,里面可能还有某种精神力量在,或者干脆就是某个人分裂的本源。

  邵品诚有一点说的很对,天下高手无数的,秘法更是层出不穷,有什么样的秘法都不奇怪。

  像这种分裂一部分本源依附在别人身上,不断吸纳他人力量壮大自己的秘法,其实沈钰也曾听说过。

  不过他听说过的秘法,效果和影响远没有这个来的可怕。

  这股负面能量不仅依附在别人身上,而且还能分裂,还能通过吸收各种负面情绪,负面能量以不断吸纳壮大自己。

  这样的特性就显得相当可怕了,可远远不是一般的秘法可比的。

  像邵品诚这样为了力量低头,为了力量而不择手段的人多么?多,而且多不胜数!

  为了力量,有的是人愿意想方设法的压榨百姓,不择手段的激起他们内心的负面能量,以此来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供自己不断提高。

  这个江湖的确并不友好,如果有可能的话,有太多的人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灵魂,付出自己的尊严,一切的一切。

  这样的人沈钰见过太多太多,为了力量他们甚至可以没有人性的杀妻杀子,可以心甘情愿的给别人当狗摇尾乞怜。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实力至上,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实力强就有地位和荣誉。

  所谓道德侠义仿佛只是一群江湖人的遮羞布而已,只不过有人愿意拿这块遮羞布挡挡,有的人懒得装了而已。

  把这些遮羞布拿开就会发现,绝大部分人都是丑陋而自私的,正大伟岸的背后隐藏着一张张令人作呕的嘴脸。

  “或许,还可以试试其他手段!”

  突然间,沈钰好似想到了什么,精神力量猛的探入到邵品诚的识海内。

  真正让他担心的是,这样如同源头般能够分裂的负面能量究竟散出来多少。

  以他对江湖上这群人尿性的了解,这股负面能量有如此特性,自然是让人趋之若鹜,哪怕是知道邵品诚的下场也依旧又无数人会去做。

  力量,总是能让人疯狂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源头,掐断他!

  可惜刚刚一刹那自己爆发的太狠了,直接将这股负面能量给湮灭掉了。

  不然,只要其中有一点点精神联系,他就能够找到对方所在。

  他要用幻术强行让邵品诚开口,不过这也只是一个试探而已,试探自己猜测的是不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邵品诚精神识海瞬间爆炸,仿佛眨眼间被湮灭的一干二净。

  “果然如此!”

  那点引动邵品诚精神识海中的力量仿佛高不可攀。好似不可名状一般,有着令人心悸的大恐怖。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迅速消失不见。却还是被他勉强捕捉到了一丝丝,目光不由望向了远方。

  平常的时候,这就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遇到了精神刺激强行探查邵品诚记忆的时候,就会引爆精神识海。

  邵品诚从来不知道,自己得到每一份力量看似是自己的,实则全部都不属于自己。

  这样棋子,从一开始就是当成弃子用的。

  “可惜了,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到最后都不知悔改,真是没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