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网游小说 雄兵连:审判天使

天使的降临 23.礼貌:你吗?

雄兵连:审判天使 黑纸书生 7439 2021-11-25 09:30

  “你审问他们了?毕竟那惨叫声……很渗人。”冷想起了先前那令人心神寒颤的惨叫声,简直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大的折磨。

  “是不是又一次刷新了你对天使的认知?”

  咔!

  咬着饼干棒将其掰断,凯尔一边咀嚼一边朝着远处挥了挥手。

  然后身形闪烁,左手托着右肘的同时,右手食指与大拇指捏着的半截饼干棒轻轻的拍了拍冷的脸。

  “唔呃!”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凯尔将冷吓了一跳,后退两步的她看到远处有一名禁卫军迅速跑来将椅子收起。

  而那脸上传来的特殊触感,在消失的瞬间后又出现在了嘴里。

  “放心,整个宇宙的天使就只有我一个是这样的,其她姐妹,大都是像你们圣约里描写的那样……至少性格方面是。”

  拍了拍嘴里含着半根饼干棒的冷的肩膀,凯尔从她的身旁经过,同时轻声道:

  “另外,只要那个银发的高个子女人一直待在我们队伍里,那么叫做银月家族的那群人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我们的目标还是消灭恶魔,这是不用改变的。”

  现在的凯尔一般是不会为了一件顺手的事而大张旗鼓的去做些什么,除非那件事里有人或物让她看的很顺眼。

  “你继续养你的伤就是了。”凯尔这样说道。

  “那你呢?”冷问。

  “争取在你伤好之前把事情解决。”说着,凯尔便再次拍了拍冷的肩膀,扬手掀开身前拦路的树枝。

  不过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冷突然转过了身来。

  “等一下!”

  “嗯?还有事?”

  看着停下脚步的凯尔,冷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认真的对凯尔说:

  “下次……我是说如果可能的话,下次你审问别人的时候不用特意的支开我。我可不是小孩子。”

  “但是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小女孩。性格很好强,然后还受了点伤。”

  听到凯尔的话后,冷当即便要反驳:“我不是小孩!我已经成年……”

  “我说什么来着?”指了指正准备争论的冷,凯尔笑着离开了。

  而留在原地的冷则是看着眼前那一片绿叶呆呆的站着。

  “……我真的很好强吗?”

  人类的自恋是全方位的,当冷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性格后,几乎一整个白天都在思考各种各样有关性格的事。

  不过这种思考的总段时间加起来还不过一个星时,于是也就没人注意到冷那时不时一二十秒的开小差。

  而当日星沉到远处沙漠绿洲的湖水里去时,幽蓝色的月光也按时的投射到了一丛帐篷上。

  白色的烟雾在飘离了明亮的火光后自然的融入了满天的繁星。

  木炭的味道与空气中的寒风混杂着浸入冷的盔甲中。

  在停止了摆弄自己那阵痛的手臂后,冷好奇的挪着屁股,靠到了凯尔的身旁。

  “这是画吗?看起来跟真的一样。”

  “这是一张照片…你理解成画也可以……不过像这样实体的画,在我的收藏里算是很稀有的。”

  扑。

  双眼一刻也不曾移过的凯尔,放松的躺在了用来铺地的白布上。

  举起左手的她,一只保持着手里照片与视角的垂直。

  呼——

  当一阵冷风吹过后,凯尔率先的反应也不是拍掉落在金银渐变的发丝里的沙子;而是温柔的用洁白的衣袖擦拭着照片上的点点灰尘。

  然后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

  说实话,冷是头一回见到凯尔这种模样。

  对方作为神秘的天使,行为虽然一直都很难猜测,但却大抵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像现在这样——拿着一张巴掌大的画傻笑,这是冷没有想到的。

  甚至,冷觉得自己要是趁现在给凯尔的脑袋上来一下,她也反应不过来。

  “我第一次见你这么放松的样子,那画……不,那照片上的人跟你的关系一定很不一般。

  她是你的亲人吗?”

  “你可以试着猜猜,猜对有奖……当然,猜错也有参与奖。”

  右手撑着地准备起身的凯尔如此对冷说道。

  “还有奖的?那我要好好猜猜了……”

  冷思考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凯尔的脸和头发,又凑着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

  过了一会儿,她胸有成竹的向凯尔道:“我知道了——那是你姑妈!”

  “……”

  无语的凯尔白了冷一眼,说:“请原谅我的无知,我是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有那么离谱的回答。”

  “不是……吗?”

  “当然。”

  凯尔将照片上人物的那一面转向冷,同时用手指着说:

  “她是我的爱人,名字叫——砰!”

  话音未落,一记重拳突然砸在了凯尔脸上。

  突如其来的巨力将她整个人都打飞了出去,一连撞坏了两个帐篷。

  ——轰!

  像是炸弹一般,远处的一个沙丘,在凯尔撞上时猛的炸了开来,黄沙如同瀑布一样溅起了有五米高。

  “凯尔!”

  冷惊呼了一声,然后,她从余光瞥见,自己左脸旁的火光有着严重的变形。

  ——完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手段,但就从凯尔刚刚那一瞬的表现来看,没戴头盔的冷受了这样一击,一定是活不了的。

  “砰——!!”

  一股飓风以冷为中心爆炸开来。

  刚刚还泛着火光的木头与木炭,此刻通通飞到了半空中。

  强大的风压当场制造了一场小型的沙尘暴。

  帐篷被吹的东倒西歪,禁卫军们也都死死的抱着深深扎在沙地中的长剑剑柄。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突袭。

  而且是有计划的一场突袭。

  因为在沙尘暴逐渐消退,黄沙也缓缓落地的时候,一名银色长发的老男人身上闪着各种各样的光芒,从半空中走了出来。

  “呃啊!”

  左掌死死的插在沙地里,冷举着右手挡在眼前。

  虽然距离风眼够近,但是那股剧烈的压力还是按的她右手生疼。

  嗒琅琅…乓乓——噌!

  风沙与木炭不断的打在盔甲上,连眼睛都撑不开的冷硬是咬着牙,在脸上因为沙石而不断被划出血痕的时候,将腰间的长剑艰难的推出。

  而后,借着风的压力,整把剑一瞬间便插牢实在沙地里,紧接着,她又用下腋死死的夹住剑柄,以求风暴不会将她卷飞出去。

  呼——呼——

  当风吹了一段时间后,沙子终于不再迷人眼,冷也因此可以稍稍冷静一下。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冷静,先前的激动平复后,冷她脸上的、手上的、身上的疼痛,像是病毒一样爆发了起来。

  而且满脸的沙子加血,也让她放弃了用手揉眼睛的想法。

  抽!

  双手将长剑从沙地里拔出,冷一边晃着头,一边警惕着那无法睁眼看见的世界的威胁。

  能够在抗住风暴的人并不多,更不用说在那之后还能持剑防御的冷了。

  银发的老男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地黄沙上十分特殊的冷。

  “居然能够撑住……那看来你就是这支队伍里的核心人物了。

  不过很可惜……你挡着我的路了。”

  冷的耳朵里一直都是沙子满天飞、到处撞的声音,完全听不到那老头所说的话。

  也看不见正在缓步向她走去的老人右手掌心里熊熊燃烧的火焰。

  “再见了,骑士小姐。”

  当老人说着这句话并将手中的火焰抛向冷时。

  原本还在甩脸的冷突然猛的向下一蹲,左手握着锋利的长剑在背上挽了一个剑花,然后精准无误的朝着老人的眉心刺去。

  嗖!

  ——“我认为,战斗时示敌以弱,对你来说可能有奇效。

  所以,即便是被突袭了,你很快恢复了状态,也要装出一副没有恢复的样子,因为这样,敌人才会按着他原本的计划继续行动。

  也只有这种时候,你的攻击往往都能出其不意。”

  “那我该怎么反击呢?”

  啪!

  “别人的攻击都还没躲过就想着反击?

  你给我先躲避敌人的攻击,然后再去想着反击。

  另外躲避尽量不要选着腾空的方式,你没有翅膀。

  反击时可以反复变换剑的攻击轨迹,让人猜不到你要攻哪。”

  说着,凯尔就在背后挽了个剑花。——

  黄昏时凯尔教学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冷严格按着凯尔说的那样,向着敌人攻去。

  而银发老人,显然是没有想到冷还能给他来这样一下的。

  在火焰丟空后,立刻抬起了双手竖直了挡在脑前。

  同时,他手臂裸露在外的地方,全都覆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奇异光芒。

  当!

  像是刺到了什么无比坚固的金属上一样,冷的左手一阵乱颤。

  ——好硬!那是什么东西?!

  微眯的双眼露出的光死死的盯着老男人手上的银白光芒。

  但是随着身下的一阵呼声响起,她连忙向着一旁滚去。

  呼!

  如同弯刀一般,银发老男人用力的抬腿在身前划出了一道银白色的残影。

  “我去,好恐怖的腿,还好我闪的够快。”

  单膝跪地的冷一边看着银发老男人一边感慨道。

  然而,就是这样短短的感慨瞬间,冷居然就被对面抓到了机会。

  一个肉眼可见的银白色月牙像剑气一样,朝着冷的腰,横着极速飞去。

  “躲、躲不掉了!”

  那速度快到离谱,冷只是看到一道白光亮起,然后她就……

  轰!!

  银月在碰撞后爆发出了冷从未见过的能量,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陨石直接砸中了脸部一样。

  不过,幸运的是,就在刚才的瞬间,冷的身前多了一位——天使。

  “呵——”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一个金色的身影从白雾中缓步向着银发老男人走去。

  “凯尔?!”

  冷惊喜的喊出了身前背影的名字。

  “嗯,等我一下。”

  拍了拍冷头上的沙子,凯尔慢慢的抬起了左脚。

  向前踏出一步。

  zoom!!

  凯尔的身影在刹那间消失,刹那间又出现在银发老男人的面前。

  后者还保持着看向凯尔原来位置的动作。

  像是进入了一个慢动作的世界一样。

  凯尔在对方缓慢的抬起手臂时,一把抓住了他的脸。

  就这样提着他旋转两圈,于中途又陡然加速朝着沙地狠狠地去!

  砰——轰!!

  首先是一声闷响,紧随其后,一阵恐怖的冲击波将四周的一切都震了开来。

  就连冷都被那冲击波撞得一屁股坐下了。

  烟沙四起。

  伸手在面前不断挥舞的冷甚至都顾不得去拿飞到了远处的剑,而是望着前方一个足有五米宽的深坑,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而此刻的始作俑者凯尔,却是咬着下嘴唇,颤抖着看着自己右手捏着的照片。

  “靠——特么的…杂种……”

  原本好好的一张鹤熙的日常照,此刻就只剩下一个小角,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的空白角。

  “呸!”

  破天荒的,站在深坑里的凯尔朝着脚边的一滩沙肉血的混合物吐了口唾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