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网游小说 原神我是史莱姆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再登群玉阁

原神我是史莱姆 欲说还 5156 2021-11-23 23:55

  玉京台近来一直被紧张的气氛弥漫,或者说整个璃月上下都是这样。

  这里是璃月港最高的地方,也是一年一度的请仙典仪的会场,偌大广场仅有八面玄幡与一座铜炉,渠水遍植荷花,玉石的广场满刻云纹。

  平常这里便只有些香客前来,从布满旅途风尘的布袋中取出线香,凑上点燃的火烛。

  纤细的烟雾腾涌复又安定,袅袅升起不知尽头,铜铃声响,清越悠远。随后他们会将手掌相合,口中念念有词,祈祷岩王爷垂听他们渺小的愿望。

  只是由于戒严,玉京台上的请仙场所已经不对香客开放。

  换好衣服的荧走出旅馆,急匆匆跑回万民堂向卯师傅道歉,然后归还香菱的衣服,又马不停蹄的拉着派蒙,到繁华如故的绯云坡寻找刻晴提到的群玉阁接头人。

  只是当她们到了月海亭后,却没看到购买礼盒的法玛斯。

  以为是少年还没选好需要的礼盒,两女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后,无所事事的踏上了玉京台园林池塘边的曲廊,杉木的地板吱呀吱呀,微风吹皱湖面,锦鲤在水里倏然隐现,鱼尾打起水花。

  此时正是初春时节,阳光暖洋洋的洒在园林边,可以看见花坛的花丛中开满了透亮而娇小的琉璃百合。

  荧和派蒙就这样无聊的坐在亭子边,等着法玛斯过来。

  “臭保底人,怎么还不回来?”

  眼见已经等了半个时辰,派蒙生气的鼓起脸颊,飞到花坛里薅下一朵开得最好的琉璃百合,埋怨扯着花瓣。

  “快回来,不回来,快回来,不回来……”

  荧无奈的扶着额头,拉了拉派蒙的衣袖。

  他可看见小摊旁边慈祥微笑的萍姥姥,每当派蒙扯下一瓣花瓣,老人家的眉头就会不易察觉的皱一下。

  萍姥姥似乎非常喜欢琉璃百合,经常会在花坛边赏花浇水。

  “荧,你拉我干嘛!”

  派蒙憨憨的抬起头,正好对上花坛边萍姥姥慈眉善目的微笑。

  “啊!萍姥姥下午好!”

  反应过来的派蒙急忙把残花藏在背后,用另一只手向注视着此处的老人家打招呼。

  作为三眼五显仙人之一,萍姥姥自然不会因为有人采摘琉璃百合就生气,因为隔得太远,只是和蔼的背着手,眯眼盯住慌乱的派蒙。

  “荧……我们还是先回月海亭吧。”

  派蒙觉得平日里慈祥的萍姥姥今天格外恐怖,急忙拉着旅行者穿过园林,返回月海亭等待。

  作为未来七星的议事处,璃月的枢脑,自然不会是无人看管,帝君遇害后,月海亭的防备力量加强了一倍有余,只要来到门口,便会看到那月海相缠的暗金纹样下,守卫的千岩军。

  考虑到自己还算是半个通缉犯的身份,荧和派蒙避开巡逻的前岩军,小心翼翼的在月海亭外的假山下等待。

  终于,从天衡山下返回的法玛斯姗姗来迟,手里还拿着一只小巧的棕红色木盒。

  “嗯?她俩还没到吗?”

  法玛斯抱着已经装入蛋糕的礼盒,站在月海亭的门口,四处张望。

  他还以为自己来迟了,荧和派蒙已经等了许久,没想到两人现在还没到。

  法玛斯检查着手中雕刻着古朴的花纹的木盒,确认涉及穆纳塔的文字已经被隐去,然后走到月海亭的假山边,想要找个位置坐会儿。

  “别出声!”

  假山的阴影处突然伸出了一只纤细的手臂,将哼着小曲的法玛斯拉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红衣少年被带了个趔趄,差点将礼盒脱手而出,刚想给拉扯自己的人一个教训,鼻尖就传来了熟悉的清香。

  “荧,派蒙?”

  “你们躲在假山后面干嘛?”

  法玛斯奇怪的歪着头,看着鬼鬼祟祟的两人。

  “难道你们又去屋顶掏鸟蛋,被房屋主人抓到了?”

  红衣少年记得,荧来到这座港城后,可是做了不少在璃月本地人看来非常迷惑的行为。

  比如走进和裕茶楼后,不听书不喝茶,反而欢天喜地的揣走在桌上摆放着,可随意阅读的故事书籍,美其名曰是冒险家协会的收集任务。

  还有各类翻箱倒柜,上梁踩瓦的事情,要不是千岩军忙着追捕暗害帝君的刺客,没空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等等,刺客的嫌疑人好像也是荧、派蒙和法玛斯?

  如果这么算,法玛斯还有调戏七星秘书甘雨,违规燃放烟花,强抢凝光的尘世之锁的罪名……

  数罪并罚,直接死刑吧。

  “才没有!我们可是要去面见天权凝光的贵客,才不会做那种事情!”

  派蒙理直气壮的叉着腰,然后又压低声音,伸出手指了指月海亭外巡逻的千岩军:“只是……我们不是还在被千岩军通缉吗?这里这么多守卫……”

  “全部打趴下不就好了。”

  弄明白了两人在躲什么,法玛斯开玩笑般的挥挥手,火焰组成的长枪出现在手上。

  “喂喂!不要那么冲动啊!”

  派蒙急忙拉住法玛斯,鼻尖动了动,瞧向少年手中的盒子。

  “蛋糕已经装好了吗?”

  “当然。”

  法玛斯无奈的点头,然后伸手捏了捏派蒙鼓起的脸颊。

  “既然凝光邀请了咱们,当然也就撤销了千岩军的通缉,不然我们这些天在璃月闲逛,早就被无处不在的探子和线人抓住了。”

  “走吧,天就要黑了,还是先去见见这位天权大人。”

  红衣少年拉起荧的手,带着他往月海亭下的接头人走去,丝毫没有在意四处巡逻的千岩军。

  “荧,法玛斯,等等我呀!”

  派蒙委屈的浮在空中跺脚,连忙跟上去。

  一行人从假山旁钻出来,径直走向月海亭旁的小屋旁。

  青绿色的浮空石边站着刻晴口中的接头人,步云。

  七星决策的传递由以月海亭为首,然后由一众人员参与归纳和撰写公文,再经由总务司送达各处。

  人员调动,设施增建,会客议程,航运现状……无数方针与指示从这方小小的浮空石送往群玉阁,遍达璃月诸地,阔大而精确地对每一处进行改革,维持与优化。

  步云在月海亭做了多年的接头人,也接待了许多受邀登上群玉阁的人,多是港内富甲一方的商贾,也有邻国派来的外交官和使节,所以他也算是阅人有道。

  法玛斯拉着荧和一个小吉祥物过来的时候,步云远远地就看到了他们。

  凝光早就派百晓和他交代过,说今天会有贵客,但问起客人的特征,百晓只说是熟人。

  步云本来百思不得其解,他当了这么久的群玉阁接头人,还从没见过凝光大人邀请哪个商人多次登上群玉阁。

  但他看到徐徐走来的法玛斯和东张西望的荧,顿时就明白了百晓口中熟人的意思。

  这也让步云很是好奇,以往来群玉阁的人一般不是迫不及待就是诚惶诚恐,像法玛斯这样云淡风轻,甚至是满不在乎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位在海上兴风作浪的北斗船长能够比肩。

  “你好,这里卖月亮吗。”

  派蒙也看见了巨大的浮空石,鬼鬼祟祟的飞到步云身边,低声说出刻晴教给她们的暗号。

  “是的,要几个?”

  看着像是间谍一般小派蒙,步云的胡子抖了抖,微笑着点头回应。

  “数量不方便透露。“

  派蒙依然是按照刻晴给的暗号对答。

  “答得好,请由此登阁。”

  步云恭敬的弯了弯腰,又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对了,二位就是凝光大人今天安排的客人吧?”

  “没错。”

  听到步云的问话,派蒙立马抱起手臂,得意的回应。

  能够收到凝光邀请的人不多,基本都是璃月的富商巨贾。

  不过两人并没有出示作为客人的邀请函,而是使用了“玉衡特许”的暗号。

  步云的脑海中出现了些许疑惑,但还是保持着良好的礼仪,抬手示意两女登上浮空石。

  “法玛斯阁下可以到偏殿中稍事休息,待两位与凝光大人议事结束后一同离去。”

  闻言,荧和派蒙同时转过头看向抱着胳膊的红衣少年。

  “荻花洲见。”

  “我也有些事情,得先去请教一下钟离。”

  法玛斯将装着蛋糕的礼盒递给派蒙,朝两人挥手,看着她们踏上翠色的浮空石。

  “那说好了,荻花洲,不见不散!”

  派蒙趴在荧的肩膀上,使劲儿朝法玛斯挥手。

  浮空石缓缓升起,没多久,荧和派蒙就踏着浮石,飞上了富丽堂皇的群玉阁。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