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修真小说 灵澜侠影

风云再起。 第170章:大闹华亭欲报仇。

灵澜侠影 陌凉颖 4419 2022-01-14 08:07

  “宫若新,有本事给老娘出来!”

  一声厉喝从东华亭大院内传了出来。

  那是陆灵儿的声音。

  她的怒气冲冲一半源于这几个月来被宫若新的人穷追猛打,诬陷她是杀害沈贺年的凶手,但更多的是那股无形的诬陷黑手又朝她伸了过来,诬陷她杀害李贺良及其全家。

  这个消息传入耳畔,她是悲恨交加。

  因此,她做出独闯东华亭的决定后,没有一丝慌乱和犹疑。

  她和大师兄顾轻颜都知道,二师兄李贺良是被宫若新所杀!

  她答应过二师兄要保护好他们一家,可从今晨的消息看来,她失算了!

  大师兄顾轻颜也力不所及。

  既然如此,她私下决定,先杀了宫若新替二师兄报仇再说!

  至于李贺良一家灭门惨案,她定会找个机会将其查个水落石出。

  不等她认真思量,便传来一声话语,话语虽轻,却透着一股不可置疑的力量:

  “原来是陆姑娘,什么风又把你吹回来了?”

  说话之人正是骆小蝶。

  就在骆小蝶说话间,数十名卫士跟在骆小蝶身后,急匆匆上前,转眼的功夫,便将陆灵儿团团围住,手中刀剑更是跃跃欲试!

  “少废话!宫若新人呢?叫他出来见我!”

  “我师父他老人家不在,你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待他老人家归来,我再替你转告!”

  骆小蝶虽见陆灵儿怒气冲冲的模样,但也不曾惧怕。

  她在没有得到师父的命令前,是不会轻易与陆灵儿交手的。

  她没想的是,大师兄方仲才离开东华亭赶赴京师宛城的路上,这陆灵儿就杀进东华亭来了!

  莫非与大师兄离开有关?

  骆小蝶自顾自想着。

  “就凭你,你恐怕做不了他的主!既然宫若新不在,那就别怪老娘今天大开杀戒了!”

  陆灵儿的怒气依旧,不但没有丝毫减少,反而准备将这一肚子怒火,发泄到骆小蝶等一干人马身上。

  “是吗?陆灵儿,你也太小看我们浣花门了吧!如果你想死,那我今天就成全你!”

  骆小蝶原本想与其和颜悦色的商量,试图探听出陆灵儿此来的目的,但见陆灵儿张口闭口就要杀人,她终于忍无可忍了!

  她心想:“我的武功虽然不及你,但凭着她带来的四五十人,对付她一个陆灵儿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还等什么!看招!”

  陆灵儿运着掌力急急攻杀而出,那左右包围夹击上来的卫士,被陆灵儿三两掌便震飞丈外有余,倒在地上或是墙角,发出一声声叫唤声来。

  陆灵儿兴许是杀红了眼,正欲运着掌力,直逼骆小蝶杀来!

  不想一招掌影从天而降,挡在骆小蝶身前,掌力击杀而出,逼迫陆灵儿急忙变幻招式,这才勉强占的一丝上风。

  “陆灵儿,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杀人竟敢杀到我浣花门头上来了!你当我浣花门没人了么?”

  但见来人正是骆小蝶小师弟楚云凡。

  若不是他急急出手,且陆灵儿一心想着杀敌于先,没有防备,就凭他楚云凡的武功,岂能让陆灵儿被迫变幻招式,更何况几乎逼停了陆灵儿。

  陆灵儿见得来人正是楚云凡,心中的怒火又被激发了。

  愤愤道: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索性今天老娘就大开杀戒,灭了你们浣花门,免得你们有朝一日祸害国家,祸害江湖!”

  “陆姑娘好大的口气!恐怕是陆雪涯亲临,也不敢在此撒野,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

  宫若新的话语从大殿中传来,话音未落,人已站在门外,双手背在身后,泰然自若,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早有打算一般。

  “宫若新,你终于舍得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喜欢当缩头乌龟呢!”

  陆灵儿之言,还是那般出言不逊,似乎就是想要把宫若新的怒火点燃。

  “陆姑娘,我看在老夫曾与你爹同根同源的份上,咱们又是江湖中人,如果你今日识趣,即刻退出我东华亭,我可以不计较你私闯东华亭,杀我手下一事,否则,我叫你有命来,无命回!”

  宫若新之言可谓落落大方,惹得一旁的骆小蝶都觉得有些放纵陆灵儿了。

  “哼!谁要你可怜!你老实告诉我,你为什么又诬陷我?”

  陆灵儿之言让宫若新大吃一惊,一脸不解。

  “你说什么?什么叫我又诬陷你?”

  “宫若新,你作为堂堂的浣花门掌门,自己做的事,都不敢承认吗?”

  陆灵儿一听此言,更觉得宫若新此人的虚伪。

  “笑话!我宫若新一人做事一人当,岂有敢做不敢当的道理!陆姑娘,你未免也太小看老夫了吧!”

  宫若新虽不知陆灵儿此言何意,但见她怒气冲冲冲杀上门,定然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以陆灵儿脾气秉性,不会如此不管不顾,不计后果的杀上门来。

  但到底是何事让她如此失去理智,做出这般不顾后果的行为呢!

  宫若新想不通,在场的人,亦想不通!

  或许连她陆灵儿自己也是茫然的吧!

  “是吗?那我问你,李贺良是被何人所杀?李贺良一家又是被何人所灭?”

  陆灵儿此言一出,宫若新瞬间就明白了。

  “陆姑娘,此事我怎么知道?难道只要有凶杀案,我浣花门都要一一过问不成?”

  宫若新说来。

  他岂会轻易承认李贺良被自己所杀!

  如果她陆灵儿想寻仇,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就凭他的武功,对付一个陆灵儿原本就绰绰有余,再加上身旁的数十名护卫,陆灵儿想在此生事,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呵!既然敢做不敢当,看来我没有必要再废话下去了!”

  “宫若新,我今天就替我二师兄李贺良和那些被你所害之人报仇!看招!”

  陆灵儿说话间,已然运气而起,化着巨大的掌力,朝宫若新劈天盖地的攻杀过来,让宫若新一时间,避无可避!

  宫若新见状,脸上露出一抹浅笑,浅浅的不让人发觉。

  一边运气而起,化掌击杀而出,与陆灵儿交战于半空之中。

  掌影相较,掌力惊恒!

  招招式式,不可断绝。

  陆灵儿虽说攻于先手,但在宫若新强大的掌力面前,变得有些力不从心。

  她那看似凶猛凌厉的致命一击,却被宫若新渐渐化解。

  尽管陆灵儿再次加大气力,却免不了被宫若新击杀的危险。

  可陆灵儿就是陆灵儿!

  尽管危险重重,尽管面对自己的仇人宫若新,眼看自己就要被宫若新分杀,但只要没到决胜的致命时刻,她是不会轻易出剑的。

  因为她的浮影剑不会轻易出鞘,也不能轻易出鞘,只要出鞘,就必定要饮人鲜血,才肯作罢!

  原本宫若新对陆灵儿的剑法还有些顾忌,但见直到此关键时刻,陆灵儿仍高傲的不愿拔剑,宫若新便加大掌力,朝陆灵儿攻杀过来,试图一击必杀,不给陆灵儿拔剑作乱的机会。

  可陆灵儿会坐以待毙吗?

  经此一战,陆灵儿的命运如何?

  大师兄顾轻颜为何迟迟不到?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该如何应对?

  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